?
                     
                    作者:胡珉琦 來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2/6/17 10:07:39
                    選擇字號:
                    6377個易瀕危樹種被全球自然保護地遺漏了!

                     

                    國際植物園保護聯盟給出的最近的數據顯示,全球已有超過6萬種樹木。它們的保護狀況如何,卻沒有人能確切回答。

                    6 月17日,華東師范大學、丹麥奧胡斯大學等組成的國際合作團隊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在線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全球平均每個樹種有約50%的生境分布在現有保護地之外,更有 6377個易瀕危的樹種不在任何一個保護地內。

                    這項研究提示,全球樹種多樣性正遭受人類活動的嚴重威脅。

                    保護地能實現保護初衷嗎

                    2010年,聯合國《2011-2020生物多樣性戰略計劃》設立了20項多樣性目標,其中一項就是在至少17%的對于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具有特殊重要性的陸地區域建立自然保護地。

                    作為最接近完成的目標之一,截至目前,全球已有將近16%的陸地區域被設立為各類自然保護區,以保護那些珍稀生物。

                    那么,這些自然保護地能否實現保護的初衷?

                    研究團隊利用46752個樹種和706.6萬余個分布點數據分析顯示,平均而言,一個樹種有約50%的生境分布在現有保護地之外。最值得關注的是,有6377種完全分布在保護地之外。

                    “這些樹種有一些共性,都是分布區狹小,易瀕危。”論文第一作者兼通訊作者、華東師范大學生態與環境科學學院研究員郭文永解釋,這些物種主要分布在南美洲、東南亞的熱帶地區,而小種群物種受到忽視的問題在我國同樣存在。

                    “這個結果與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全球物種紅色名錄的認知是一致的。”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IUCN亞洲區會員委員會主席馬克平評價說,“數量越稀少、分布區越狹窄的物種,往往瀕危程度更高,也特別需要被關注。”

                    研究團隊還采用了一套基于13種人類活動類型的全球數據,比如人口密度、建成區、道路等,以綜合表征人類活動強度。他們在疊加了樹種分布數據后發現,約83%的樹種目前正遭受著不可忽視的人類活動的影響,其中有6928個物種受到較強的人類干擾。即便那些生活在保護地里的樹種,也無法完全避免。

                    3.jpg

                    圖示為全球樹種的保護狀況和受人類影響程度。PAs為當前保護區;HMI為人類活動強度。圖片來自論文

                     

                    4.jpg

                    圖示為(a)全球46752個樹種在當前保護區(PAs)、樹種多樣性最高的前17%(top 17%,《生物多樣性公約CBD》提出的2020年全球保護區目標)和前50%(top 50%,“半個地球”倡議提出的2050年全球保護區目標)區域內的受保護程度及其變化情況(%),以及(b)這些物種在前述區域內的分布區所對應的人類影響幅度指數(Human Modification Index, HMI;0代表無人類影響,1代表完全的人類產物)。人類影響幅度指數劃分為三個等級:低(0 ≤ HMI ≤ 0.1), 中(0.1 < HMI ≤ 0.4), 和高(0.4 < HMI ≤ 1.0)。圖片來自論文

                    什么地方值得被保護

                    目前,世界各國正致力于在《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15次締約方會議上,達成一項旨在保護全球生物多樣性的行動計劃。生物多樣性公約2050年 “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愿景提出,全球50%具有重要生態價值的陸地面積應在2050年前得到有效保護。

                    究竟什么是有重要生態價值的區域?什么樣的地方值得被人類保護?不同組織往往存在不同的評價標準。

                    馬克平告訴《中國科學報》,最早由保護國際(CI)推出了“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這一途徑,從而選擇優先保護區域,目前這樣的熱點地區共有36個。

                    “它基于兩個核心指標:至少有1500種特有植物;至少70%的原生植被被破壞。前者指示特色即價值,后者指示緊迫性。”

                    2000年后,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推出了“全球200重點生態區”。馬克平介紹,它在保護國際提出的標準基礎上,又增加了進化歷史、植被特點等維度。“全面,但操作起來有些復雜。”

                    而在這項研究中,郭文永與合作者嘗試結合樹種的物種多樣性、譜系多樣性和功能多樣性這三個維度的指標,從而確定全球樹種優先保護區域。結果發現,這些區域和WWF的全球200重點生態區有90%以上都是重疊的。

                    “可見,對樹種優先區域的保護和對生態系統整體多樣性保護的目標是高度一致。”郭文永談到,未來在確定具有重要生態價值的區域或者建立保護區的過程中,可以參考這一評價方法。

                    他以6377種目前未被保護的樹種為例解釋,“如果按照三個多樣性維度指標建立樹種多樣性優先保護區,那么有66%的樹種將得到有效保護,從而大幅度增加對全球物種、尤其是分布區較小的物種的保護程度”。

                    沒有數據共享就難有保護

                    這是一項來自世界各地多達57位作者共同完成的研究。光是添加、修改各個合作者的聯系方式,一度讓郭文永忙得不可開交。

                    為了這篇論文,他不斷擴大著自己的“朋友圈”,為的就是拿到盡可能多的基礎數據。

                    最初的數據搜集工作從2017年就開始了。研究團隊參照目前最權威的幾大生物多樣性數據庫,對全球的樹種名錄、分布數據和功能性狀數據進行了系統詳盡地搜集整理,匯集了目前全球最大、最全面的樹種及其分布和主要功能性狀等數據集。

                    作為樹種保護的基礎,有兩個問題永遠繞不開——有什么、在哪里。

                    “第一個問題經過全球分類學家的努力,已經有了相對清晰的答案,但它們確切的分布區域,還在不斷更新和積累中。因此,這項研究對全球樹種分布數據的集成工作是很有意義的。”馬克平表示。

                    “我國樹種多樣性非常豐富,數量遠遠大于北美和歐洲,樹種保護價值也更高,但我們對這些物種分布數據的搜集遠遠不夠。”

                    馬克平提到,在生態學、保護生物學研究中,大數據搜集、共享越來越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如果我們不能加速開放獲取,提升數據貢獻,在全球環境治理的實際工作中就很難有依據去參與,中國科學家也難以在區域問題乃至全球問題中獲得更多的話語權。”

                    另外,他還特別強調,要盡快改變現下只認第一作者和通訊作者的“流行”做法,真正鼓勵這種多國家、多作者的合作研究,這對拓寬研究格局,參與全球環境議題討論非常重要。

                    相關論文信息:https://www.pnas.org/doi/10.1073/pnas.2026733119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科學報、科學網、科學新聞雜志”的所有作品,網站轉載,請在正文上方注明來源和作者,且不得對內容作實質性改動;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等新媒體平臺,轉載請聯系授權。郵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30厘米!問天實驗艙水稻長勢喜人 翼龍成功實施四川高溫抗旱人工影響天氣
                    利用3D打印技術制造柔性電致發光裝置 早期人類700萬年前或直立行走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av色导航